咨询热线
18013906121

国内结婚,定居香港,国内法院不予受理涉外离婚起诉

原告:蔡某,男,香港居民,现住香港北角和富道。

被告:王某,女,香港居民,现住香港九龙土瓜湾。

南京涉外离婚律师:经人介绍,原告与被告于1980年11月按民俗举行婚礼,于1981年在福建省J市(县级市)补办结婚登记手续。婚后生育一男一女,两子女随被告在J市生活,1992年被告获准携两子女往香港定居。双方因未能正确处理夫妻关系而产生纠纷,双方于1994年10月分居生活,原告据此于1994年12月向J市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1995年12月J市人民法院以原、被告实际分居时间短,夫妻感情尚未破裂为理由,判决不准原告与被告离婚,1997年原告再次向J市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被告在答辩中提出管辖权异议,称:本案的双方当事人及其子女户籍、生活均在香港,应由被告所在地法院受理,以香港法例解决较为实际;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拥有的共有房屋、物业等,大部分在港澳地区,在香港诉讼较为方便;现已向香港法援处申请离婚,且被接受法院进行排期,因此请求将该案移送香港法院受理。J市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原告与被告的婚姻缔结地在福建省J市,本院对该案具有管辖权,裁定驳回被告提出的管辖权异议。

被告不服一审裁定,以同样的理由向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中级人民法院审查认为:原告与被告的婚姻缔结地虽然在J市,但双方及其子女均居住在香港,且部分夫妻共同财产也在香港,为便利当事人诉讼和今后执行,本案应由当地法院管辖为宜,被告上诉的理由可以成立,原审裁定驳回被告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不当,裁定撤销J市人民法院民事裁定,本案由当事人直接向香港法院起诉。

【综合分析】

两个涉外离婚案,同样类型的管辖权异议申请,不同的法院作出了截然不同的处理方式,案例之一处理的结果是不出裁定,只将当事人的请求记录在案,只起了个证明当事人曾经提出过管辖权异议之事实的作用,当事人不可以上诉。

案例之二处理的结果是作出裁定,“撤销J市人民法院民事裁定,本案由当事人直接向香港法院起诉”。前半句在程序上作了实际处理,即“撤销原审裁定”,回应了当事人的请求;后半句“本案由当事人直接向香港法院起诉”的表述相当有创造性,可以说是法院行使释明权的直接体现,没有按照当事人的请求表述为“裁定移送到香港法院”,因为这种表述在现行法律框架内找不到依据,现实中也行不通。这份裁定既遵循了法律关于管辖权异议的规定,又保护了当事人的诉权,其处理方式相当值得借鉴。

南京涉外离婚律师:不同法院对同种类型的管辖权异议作出不同处理方式,是因为对法律的理解不同。如果认为这种管辖权异议属于广泛意义上管辖权异议范畴,那么受理法院会像案例之二那样做出裁定;如果认为这种管辖权异议不属于民诉法规定的管辖权异议范畴,应严格按照民诉法规定的管辖权异议的定义来办理(可说是种狭义上的管辖权异议),这样的解释不无道理,法院没有做出裁定也可以理解。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江苏涉外婚姻律师

联系我们1801390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