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8013906121

南京涉外离婚律师:未及时申请承认外国法院离婚判决,对夫妻另一方债务连带承担责任

南京涉外离婚律师:随着我公民在国外结婚、离婚人数的增多,涉及中国公民向人民法院申请承认外国法院离婚判决的案件也越来越多。如果一国之离婚判决在外国不能发生效力,不仅影响当事人利益,其他利害关系人之利益也可能受到损害,故各国对于外国法院离婚判决多在有条件下加以承认。承认了外国法院离婚判决,该判决就取得与国内法院判决同等的法律效力,如他人就与外国法院离婚判决相同的事项,提出与该离婚判决内容不同请求,即可以用该离婚判决作为对抗他人的理由。

【案情指引】

原告:李晋,男

被告:张梅花,女

被告:梁潮水,男

被告:梁武汉,男

原告李晋诉称,2012年6月28日,被告张梅花、梁潮水因资金周转需要向原告借款20万元,并立下借据。借款后,被告张梅花、梁潮水便以各种借口拒绝与原告联系,原告多次要求被告还款未果。借款发生期间,被告梁武汉与被告张梅花为夫妻关系,与被告梁潮水为父子关系,应对本案的借款承担连带责任。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张梅花、梁潮水共同偿还向原告的借款20万元,梁武汉承担连带责任,并承担本案全部的诉讼费。

【审理过程】

被告张梅花不答辩,也不出庭应诉,但在举证期间内提交了证据,分别为:2012年3月22日、2012年4月19日通过广发银行分别汇款给原告各20000元共40000元的转账单一份,2012年8月23日通过广东农村信用社汇款给原告50000元的回单一份,2012年9月22日通过广东农村信用社汇款给原告50500元的转账单一份,2012年10月20日通过广发银行汇款给原告50000元的转账单一份,2012年11月13日、2012年11月23日、2012年3月23日,2013年4月3日通过中国工商银行分别汇款给原告13000元、117000元、30000元、18000元的转账单一份,共计汇款给原告368500元。

被告梁潮水辩称,他对借款事实根本不知情也没有参与,所有款项都由张梅花一个人收取,梁潮水的签名是按其母亲及在场人员的授意下进行签名的。因此,该借条为张梅花个人债务,梁潮水依法不承担任何责任。

被告梁武汉辩称,其对该债务不承担任何责任。1.梁武汉已于2007年在美国法院与张梅花诉讼离婚并己生效,2013年11月4日,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中法民一初字第2号民事裁定书,对该境外离婚判决的效力给予承认,张梅花在离婚后对外借款依法属于个人债务,与梁武汉无关。2.梁武汉自2010年后长期定居美国,多年没有回国,借条上也没有梁武汉的签名,款项由张梅花收取,梁武汉不知情也没有参与,梁武汉也没有从中得益。

经审理查明,被告张梅花、梁潮水于2012年6月28日向原告李晋立下借条,借条载明:“现借到李晋人民币贰拾万元整(¥20000),特立此据,以石尾村二巷9号之五一之气房产地产证第0080585号作抵押,继续使用。借款人:张梅花、梁潮水;2012年6月28日。“

另查明,在另案(2013)法民三初字第359号(以下简称第359号案)中,被告张梅花于2012年6月20日向原告李晋借款200000元,并立下借据。被告张梅花分别借到原告30万元和20万元后,陆续通过银行转账共同偿还了328500元给原告,2013年8月7日,原告分别向本院起诉,请求判令被告张梅花、梁潮水共同偿还借款200000元,梁武汉承担连带责任,三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另案(第359号案)原告请求判令张梅花偿还借款300000元,梁武汉承担连带责任,两被告共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再查明,被告梁武汉系被告张梅花的丈夫,被告梁武汉与被告张梅花于2007年8月8日经纽约最高法院婚姻法庭纽约郡作出离婚判决,2013年11月4日,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中法民一初字第2号民事裁定书,对该境外离婚判决的效力给予承认。被告梁潮水属被告张梅花、梁武汉之子,2006年6月2日被告张梅花、梁武汉为了申请生育第二胎,对被告梁潮水的智力进行了鉴定,诊断及鉴定意见为:1.左脑基底节区两处陈旧性病灶。2.第五脑室先天畸形。2010年4月,被告梁潮水于中医学院毕业,2012年2月27日考取了驾照,被告梁武汉位于市石尾村二巷的楼房于2008年7月24日由被告张梅花申请报建,其中第一到第四层于2008年11月份建设,第五、第六层于2009年到2010年期间建造。

以上事实,有原告提供的身份证,借条,结婚证,房产证,鉴定证,毕业照片,被告张梅花提供的银行转账凭证,被告梁武汉提供的离婚判决书及中文翻译本,离婚判决书生效证明,2013中法民一初字第2号民事裁定书,本院调查的驾驶人信息查询结果单、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街道社区证明及本院的庭审笔录等为证。

【法院判决】

本院认为,本案件属于民间借贷,原告提供的证据证实2012年6月28日借给被告张梅花、梁潮水200000元,本院给予确认。但转账单中显示两笔还款共4000元的交易时间分为2012年3月22日和2012年4月19日,因均发生在本案和另案借款之前,故应视为不属于本案或另案还款,而是客观上存在另案借款。从2012年8月22日至2013年4月3日期间被告通过银行转账偿还给原告328500元,因被告张梅花于2012年6月20日另向原告借款56万元(已另案处理),早于本案借款,且两借据均为约定还款期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条“债务人的给付不足以清偿其对同一债务人所负的数笔相同种类的全部债务,应当优先抵充己到期的债务”的规定,其中的30万元视为偿还另案(第359号案)借款,所剩的285000元,为本案还款。因200000元借款本金扣减285000元后,尚欠本金171500元。因借据中双方没有约定利息,应视为不支付利息。被告梁潮水同属本案借款人,且其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其在借条中签名的行为属对借款的真实意思表示,对借款应负责偿还责任。被告梁武汉提出其与被告张梅花于2007年8月8日经纽约最高法院婚宴法院纽约郡作出了离婚判决,并于2013年11月4日经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中法民一初字第2号民事裁定书,对该境外离婚判决的效力给予承认,且没有参与借款,也没有使用过借款。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中国公民申请承认外国法院离婚判决程序问题的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受理申请承认外国法院离婚判决案件有关问题的规定》的规定精神,在中国境内的婚姻关系终止时间应从该判决被中国法院承认之日起算,因本案借款事实发生在被告张梅花与梁武汉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的规定,本案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应以夫妻共同财产共同偿还。被告张梅花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不到庭,依法可以缺席判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一百零六条第一款、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限被告张梅花、梁潮水、梁武汉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共同偿还给原告李晋171500元。如果被告张梅花、梁潮水、梁武汉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评析】

有人认为,丈夫在妻子不知情的情况下,向他人举债,却要妻子承担还款义务,这既不符合法律,又超出了常人所能理解的范围。单纯从此案的具体情况看,法院判决主要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是这样规定的:“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

就本案而言,前夫梁武汉既然不能出具有效证据证明其丈夫所借债务属于其个人债务,也不能找出第三人来证明其前妻张梅花所借债务属于其个人债务,也不能找出第三人来证明他与这笔债务无关。反过来,前妻张梅花与他人签订借款合同时,其债务就被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从上述法律可以看出,法律基本精神是保护经济交往过程中的第三方权益,减少第三方的交易成本。但任何制度都是有缺陷的,夫妻一方在“非平等协商”的情况下就对外举债,的确可能对其中另外一方造成较大的损失,尤其是夫妻关系不牢固的情况下,有可能会与第三人合谋债务,骗取夫妻共有财产,所以法院在审理这类案件的时候,似乎不应纯粹将举证责任加于不知情的夫妻一方。推定共同责任时,应当对类似借款合同的民事行为的背景给予充分的关注和审查,避免这种新型的合同欺诈行为给无辜的一方造成不必要的损失,从司法正义的角度出发,纯粹的形式主义绝非司法的终极目的。

本案中,梁武汉与张梅花离了婚,但他并未意识到离婚未在中国发生效力。到法庭上,他才知晓要向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外国离婚判决这回事。借款案件中止了审理,两个月后,等他兴冲冲拿着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在庭上出示的时候,他才又知晓外国离婚判决的确是被中国所承认了,但是离婚是自被中国法院承认之日起才生效,也就是离婚起算时间区分国内与国外不同。

南京涉外离婚律师:如果梁武汉能尽可能早申请中国法院对外国离婚判决进行承认,就绝不会发生对债务连带承担责任的后果。这种对我国法院承认外国离婚判决理解意识已超出了普通人的意识水平,达到了专业律师的水准,这对当事人来说是件相当苛刻的事情。法律规则不以人的认识和意志为转移,此案反映出掌握承认外国生效离婚判决这种法律程序对现实生活是多么重要。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江苏涉外婚姻律师

联系我们1801390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