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8013906121

南京中级法院驳回申请、不予承认澳大利亚联邦巡回法院离婚令案例:被告缺席且未得到合法传唤

作者:贾江红律师,汇家婚姻律师团队,专业涉外离婚律师

【审理法院】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人员】徐松松、武琼、姚正陆

【案情】

申请人:刘某,男,1982年12月10日出生,汉族,户籍地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现住澳大利亚。

被申请人:于某梅,女,1979年9月22日出生,汉族,户籍地山东省青岛市市北区,现住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

申请人刘某向本院申请承认澳大利亚联邦巡回法院(P)MLC5552/2016号离婚令一案,本院于2017年1月13日立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询问,现已审查终结。

刘某申请称,2008年10月,其和被申请人于某梅登记结婚。后刘某前往澳大利亚留学。由于双方长期分居,感情基础差,故其于2016年6月向澳大利亚联邦巡回法院申请离婚。其表哥黄建兵将相关诉讼文件交给被申请人于某梅,但是于某梅拒绝接受,后黄建兵将文件放在于某梅面前,并告知文件内容和开庭日期。2016年9月20日澳大利亚联邦巡回法院在于某梅缺席的情况下判决解除刘某和于某梅的婚姻关系,该判决已于2016年10月21日生效。现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承认澳大利亚联邦巡回法院的(P)MLC5552/2016号离婚令,并提交了该离婚令的原件和翻译件,以及离婚申请书、当面送达宣誓书、递件申请宣誓书等文件的复印件和翻译件。

于某梅陈述意见称,澳大利亚联邦巡回法院没有向其送达过开庭传票。黄建兵送了一些材料给其,但其看不懂英文,不知道材料的具体内容。鉴于刘某没有与其沟通离婚事宜,且申请承认的(P)MLC5552/2016号离婚令没有涉及任何夫妻财产分割和孩子抚养的问题,故其不认可澳大利亚联邦巡回法院的离婚判决。

【判决结果】

经审查认定:申请人刘某和被申请人于某梅于2008年10月6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江苏省南京市原白下区民政局登记结婚。2009年4月18日育有一女刘欣艺。后刘某移居澳大利亚。2016年6月17日,刘某向澳大利亚联邦巡回法院提出申请,要求与于某梅离婚,并委托居住于南京市××区的亲属黄建兵向于某梅送达应诉材料。2016年7月19日,黄建兵向于某梅送达离婚申请书、递件宣誓书、送达认收书等材料,但于某梅拒绝接受上述文件,黄建兵将上述文件留置于于某梅处。申请人刘某未能提交澳大利亚联邦巡回法院向于某梅送达应诉通知或出庭传票的证明文件。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中国公民申请承认外国法院离婚判决程序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第(三)项规定,经审查,外国法院的离婚判决是在被告缺席且未得到合法传唤情况下作出的,不应予以承认。本案中,澳大利亚联邦巡回法院(P)MLC5552/2016号离婚案中,被申请人于某梅作为该离婚判决的被告,没有到庭应诉,也没有得到该法院的合法传唤。申请人刘某虽提交证据证实其委托黄建兵向于某梅送达了离婚申请书、递件申请宣誓书,但刘某并未提交上述材料的原件,且刘某个人委托案外人送达应诉材料,不能视为澳大利亚联邦巡回法院已合法传唤于某梅。综上,申请人刘某向本院提出的申请不符合我国法律规定的承认外国法院离婚判决效力的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八十二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中国公民申请承认外国法院离婚判决程序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第(三)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不予承认澳大利亚联邦巡回法院(P)MLC5552/2016号离婚令。

【律师点评】

贾江红律师:本案是团队检索到的南京市中级人民审理申请承认外国法院离婚判决案例中唯一一个别驳回申请的案件,本案南京中院驳回的理由是外国法院的离婚判决是在被告缺席且未得到合法传唤情况下作出的,按照《关于中国公民申请承认外国法院离婚判决程序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的规定,属于不予承认的情形之一。

通过我们团队对申请承认外国法院离婚判决大量案件的研究,以“离婚判决是在被告缺席且未得到合法传唤情况下作出的”为由驳回申请的案件在被驳回的案件中占比例最大,这体现了“合法传唤”是申请承认外国法院离婚判决案件中法院关注的重点,也提醒了作为此类案件的申请人,在向法院申请承认外国法院离婚判决的案件中,对“合法传唤”的证据一定做足充分的准备,否则面临被驳回的风险,并且此类案件不能上诉,只能另案起诉离婚,面临周期长、送达难的尴尬局面。

更多案例请阅读:南京涉外婚姻律师:江苏法院审理申请承认外国离婚判决案例分析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江苏涉外婚姻律师

联系我们1801390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