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8013906121

南京涉外离婚律师:涉外婚姻的常见类型及涉及内容

涉外婚姻,是指在结婚的主体、举行地等方面涉及不止一个国家或地区,牵涉不同国家或地区的法律制度,从而具有涉外因素引起法律适用冲突的婚姻。一国有不同的法域的,不同法域的居民之间的通婚也称为涉外婚姻,如我国还包括涉港、澳、台的婚姻,即我国的区际法律冲突问题。涉外结婚与国内结婚的根本区别就在于其具有国内结婚所不具有的诸多涉外因素。这些涉外因素包括主体因素和地域因素。具体理解,可以将涉外婚姻分为五种形式:

(1)中国公民与外国人在中国境内结婚;

(2)双方都是外国人在中国境内结婚;

(3)中国公民和外国人在中国境外结婚;

(4)外国人和外国人在中国境外结婚,其结婚效力需要在中国境内承认的;

(5)中国公民和中国公民在中国境外结婚。

(一)涉外结婚方面

《民法通则》第147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和外国人结婚,适用婚姻缔结地法律。”这里仅规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和外国人结婚”这一种情况的法律适用,如前所述涉外婚姻的五种形式,这里的规定并不能覆盖所有的涉外结婚现象。最重要的一点,它还没有对涉外结婚的实质要件与形式要件作出区分,而一律采取婚姻缔结地法,2011年4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以下简称《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就区分了涉外婚姻的实质要件和形式要件,并对涉外婚姻的实质要件和形式要件都作了规定,这一点很好地弥补了《民法通则》的不足,还对涉外结婚形式要件的法律适用采取相对宽松的态度。例如:《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22条规定:“结婚手续,符合婚姻缔结地法律、一方当事人经常居所地法律或者国籍国法律的,均为有效。”这条规定说明只要符合涉外当事人中一方的经常居所地法律或者国籍国法律的,都有效,这样做扩大了范围,并兼顾符合婚姻缔结地法律这一属地原则,凸显立法的相对完善;同时,《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21条规定:“结婚条件,适用当事人共同经常居所地法律;没有共同经常居所地的,适用共同国籍国法律;没有共同国籍,在一方当事人经常居所地或者国籍国缔结婚姻的,适用婚姻缔结地法律。”这条便是关于结婚的实质要件的法律适用的规定,与《民法通则》相比较,该法对涉外结婚的实质要件的法律适用规定作了修改,例如:在属人法方面,改变了之前的属人法只有“住所”“国籍”这两个连接点,单单这两个连接点就会使案件的解决变得僵硬、有漏洞,而《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加上了适用涉外当事人共同经常居所地法律,辅助是婚姻缔结地法律,并与任何一方的经常居所地或者国籍国法律中相选择和结合,只要符合这些中的一点,结婚手续上都是有效的,不难看出,这样改变了传统做法,简言之,便是以属人法为主兼采取婚姻缔结地法,这种做法实在方便涉外当事人有效缔结涉外婚姻。

(二)涉外离婚方面

《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是我国针对涉外离婚问题的最新规定,其中,第26条规定:“协议离婚,当事人可以协议选择适用一方当事人经常居住地法律或者国籍国法律。当事人没有选择的,适用共同经常居所地法律;没有共同经常居所地的,适用共同国籍国法律;没有共同国籍的,适用办理离婚手续机构所在地法律。”第27条规定:“诉讼离婚,适用法院地法律可见,我国赋予协议离婚的夫妻双方自由选择适用法律的权利。总之,《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中涉外离婚法律适用的法律规定比较完善,该法还对涉外离婚法律适用的周延性进行了补充,致使可以依法完成涉外离婚的法院管辖权的确定以及准据法的适用,从法条的规定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私法领域对当事人意思自治权利的尊重,这样的规定是符合时代发展需要的。

(三)涉外夫妻财产关系

在中国涉外夫妻财产关系这一点上,《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的第24条规定:“夫妻财产关系,当事人可以协议选择适用一方当事人经常居所地法律、国籍国法律或者主要财产所在地法律。当事人没有选择的,适用共同经常居所地法律;没有共同经常居所地的,适用共同国籍国法律。”此规定限制了涉外当事人选择法律的适用范围,规定只是国籍国法律、经常居所地法律或者主要财产地法律这三个连接点的范围,同时借鉴了国际社会的立法经验,这样的规定是选择与案件有密切联系的法律进行适用,避免了涉外当事人滥用意思自治原则,与此同时,尊重与该婚姻生活有密切联系的国家的公序良俗,给涉外当事人的婚姻生活带来方便,是法律适用灵活性与原则性的有效结合,是立法目的与实践相统一。

(四)涉外继承

《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31条规定:法定继承,适用被继承人死亡时经常居所地法律,但不动产法定继承,适用不动产所在地法律。”它准确、科学地将动产和不动产区分出来,适用被继承人死亡时经常居所地法律,这充分体现了确定跨国民事关系法律适用的最密切联系原则。《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对遗嘱方式作了多样性的规定,比较宽松,利于涉外立遗嘱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例如:其中第32条规定:“遗嘱方式,符合遗嘱人立遗嘱时或者死亡时经常居所地法律、国籍国法律或者遗嘱行为地法律的,遗嘱均为成立。”第33条规定:“遗嘱效力,适用遗嘱人立遗嘱时或者死亡时经常居所地法律或者国籍国法律。”不难看出,根据上述规定,涉外立遗嘱时遗嘱人国籍国法遗嘱人死亡时经常居所地法及立遗嘱时遗嘱人经常居所地法都是涉外遗嘱的实质要件,并且只能是符合这三个要件,我们可以分析出,中国还是倾向于立遗嘱人的经常居所地法和国籍国法的,不过,如果对涉外遗嘱效力的考察倾向于从特留份权利人是否在场出发,则对这方面的判断就只能从涉外继承开始时进行,这说明只能适用实际的继承准据法了;从另一个角度想,如果对遗嘱效力的考察倾向于从立遗嘱人是否真心同意立遗嘱出发,便应适用其立遗嘱时的法律。《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34条规定:“遗产管理等事项,适用遗产所在地的法律。对于这个问题,我国之前的法律中并没有明确规定。事实上,随着国际社会的不断加深交往,涉外继承案件数量的增多,涉外继承中遗产价值的巨大和遗产本身内容的复杂性,遗产管理已成为现实需要,因此因遗产管理而需要适用的法律也是现实中亟待解决的问题。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江苏涉外婚姻律师

联系我们18013906121